2014年3月18日 星期二

舞夜十八趴(十一) 色鵰英熊戰


在震耳欲聾的G5早趴咚哧、咚哧聲中,我意興闌珊的從二樓俯瞰舞池中赤裸上身的各國佳麗忘情的跳動,古人所描述的酒池肉林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吧,因為先前JUMP的消耗,幾近缺氧的大腦加上疲憊的身軀,讓自己在這難得的早趴也欲振乏力,「再吞一顆(搖頭丸E)應該會好一些吧」,放肆的思想開始在腦中攀旋,雙目也開始像鷹眼般開始掃射可能的貨源,鎖定了目標,立刻奔下樓準備進行交涉。

HiOscar,好久不見!你不是不喜歡夜店嗎?」Oscar是過去在廢墟趴上(參閱舞夜十八趴(八) 我的「灶腳」廢墟趴 常碰面的趴友,這隻全身濕透的微壯小熊興奮的抱住我大喊「皓哥,我以為你已經不出來走跳了!看到你真好,我朋友從英國來跨年,所以我陪他來,David!這是皓哥。」旁邊另一隻標準亞洲肉壯優熊回頭,簡直就是從日本G-MAN走出來的漫畫人物,雖然我並沒有特別喜熊,但是David可口的程度,任誰都會想一親芳澤,David的一個熱情熊抱,就像幫我打了興奮劑一般,剛剛的疲累完全一掃而空,也因此就順勢忘情地跟著一群熊族共舞,也體驗了所謂 ”“ 交融的箇中滋味,也可能因為體溫升高加上環境的刺激,殘餘的E毒也緩緩的隨著音樂在體內起舞。

「皓哥,等一下要不要一起來?」Oscar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,確讓我精神再次為之一振而直覺的回問「你那有東西嗎?」Oscar露出邪惡的笑容,兩人會心一笑,便繼續恣意於男體的渴望情慾中狩獵;也許抱持著不想錯失良機的心態,我頓時變得跟小跟班一樣死巴著Oscar,深怕一個不注意就被放了鴿子,畢竟在藥物的影響之下,要導演記得出演人員名單並且共同進退實為難事,因此做為一個非男主、配角的臨時演員,就必須自行積極把握參與演出的機會,並奢望能跟男主、配角能有對手戲,才能讓其他劇組人員印像深刻,提昇未來參與演出的機會,當然,直接從導演身上下手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,但就怕哪天被水果報或數字週刊爆料,像X一樣壞了自己的名聲,或是哪天X一出現,馬上被打入冷宮,接演一些上不了檯面的Case

就這樣,一群熊浩浩蕩蕩的離開G5,各自以不同的交通工具朝目的地挺進,因為事前的刻意安排,我便開車帶著OscarDavid以及另外兩位男配前往新北某知名摩鐵,也許是為了節省開拍時醞釀情緒的時間,途中該補的(非法藥物)、該連絡的(藥頭與其他沒參加G5的臨演)、該準備的(飲料、保險套)都一氣呵成的迅速解決,一到現場,Oscar向每人酌收分攤費用之後,眾熊立刻陸續沐浴,也有人直接跳下室內泳池,以最快的速度淨身,各式道具、水車、潤滑液也都各就各位,一齣扣人心弦的年度大戲「色雕英熊戰」就此開麥拉,各路好漢立刻挑準對像施展練就的十八般武藝,流動的情慾巧妙連結個戰場間的互動,一場江湖廝殺中的精采絕倫一幕幕的上演,我也有幸跟主角David上演了一場對手戲,雖然不盡如人意,但也一解當臨演的悲哀。

隨著時光的快速流逝,整個戰場也漸漸地出現橫屍遍野的情況,一個沒什麼劇情的大亂鬥,就在精盡人亡的結局中收場,幾個精神較好的劇組人員隨性地簡單收拾了場地,大夥在心滿意足或意猶未盡中陸續離場;外頭的天色已暗,驅車回家的路上,不知為何一股也不過就是這樣的惆悵湧上心頭,如此揮霍了健康與光陰的活動,到頭來什麼也沒得到(也可能只得到性病吧!),是不是真的值得?是不是真的達到娛樂效果?是不是有任何意義?當下的我也沒有答案,但是準備退隱江湖的念頭,也自此在我腦海裡悄然萌芽了


~~ 未完、待續 ~~

2 則留言:

  1. 退癮江湖…………遇到天菜怕又動盪自己的內心囉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天菜的確是戒癮路上很大的一個變動因素,但如果轉化一下,找個不用藥的天菜,反而可能是一個助力喔!

      刪除